生命的种子

生命的种子  每场雨后,总习惯跑到野外站一站,有时被湿润的土壤气味沉醉,有时被朵朵盛开的花儿吸引,大多时光还是特地张望刚露头的小草。那可恶的样子总能引起我很多主意,有时居然忘却了手头的事。每场雨后,就有幼小的苗子脱身,仿佛是一种必定,只管在暮秋的那场细雨后,仍然可以看见嫩嫩的小芽。看到它们永不言败的样子,敬佩幼苗坚忍不拔的精力油然而生。除过敬仰而外,就想不清楚幼苗的种子是从哪里来,即使晓得了它的或者说父母亲,而父母亲又是哪里来的?  一颗有生命的种子,或者说有了生命的种子展示的样子远远超过了它自身的价值。若把一颗再漂亮,再有魅力的种子放在手中,它就是一颗普一般通的种子,谁都无奈看出它未来会怎么样,是有生命的仍是不性命的。一颗种子看似十分简略,有大有小,有长有短,有圆有扁。一旦它长出枝叶来,缓缓开出花儿,它带给人类就不是一颗种子的样子或者一种力气,创业。一颗种子能够长出一枝俏丽的叶子,可以开出一朵朵娇艳的花朵,可以结出一个个丰富的果子,可以给为大天然增加一件锦衣,可以给人类一缕缕幽香。  种子的生命是寄托于大自然的。大风的吹拂,细雨的润泽,阳光的普照,它们便有了活气。从深深的泥土里的颗粒慢慢发出芽,从破土而出到长出枝干,长出叶子,他们一路走来,阅历了风风雨雨,才有了新的成绩,要开出鲜花,孕育出新的种子,没有判断何时才干走出止境。( )没有生命的种子没有享受大天然赏赐的一切声誉。有生命的种子无人阻挡它享受阳光与雨露的权力。一粒生命力极强的种子在雨水充分,阳光与温度合适的膏壤里生根发芽是合乎法则的,而被胡作非为的暴风吹到峻峭的山崖,或者乱石林里,他们依然在风雨的浸礼下发出细细的长芽,曲曲折折,白里透黄,七扭八歪地露出头,无论其它小草如何对待,怎么讥嘲,怎么傲慢,它们地挺着腰板。  兴许有人会讥笑那些弯弯曲曲的嫩苗子,可在事实生涯中的人,几许人能战胜劈头而来的所有艰苦。走宽阔无阻的途径,三岁的小孩子都会颤发抖抖走几步,在弯曲折曲的康庄大道上,能走到尽头的人寥寥无多少。  找一颗种子轻易,找一颗有生命的种子不是一件简单的事。没有生命的种子是孤单的,即便落在广沃的地步,阳光与雨露吃力所有力量抢救它,可它失去的信念,拖着僵直的身子,疲乏地躺在地上,坚持着原有的样子已是可怜中的万幸了,少数种子耐不住风吹雨淋,渐渐腐败,直至找不到一点踪迹,享受不到大做作的阳光与雨露。  找到一颗有生命的种子,真心庇护它的生命,为本人与别人长出一枝枝可恨的叶子,开出一朵朵鲜艳的花朵。

生命的种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