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一种戏剧叫人生

有人说人生就像一场戏,这句话很有情理,但不全对。实在,人生就是一场戏。看别人的戏,演自己的戏!社会是个大舞台,每个人,每时每刻,都在不同的角落上演:或豪情,或悲壮;或果决,或缠绵;或温情脉脉,或满腔怒火;或令人气吞山河,或令人扼腕叹气;或跌荡起伏,或平淡无奇……人生的每一出戏都有观众:或多,或少;或人隐士海,或寥寥无多少;或面对世人热辣辣的眼光,莫名的欷?,或自己扪心叩问赤裸裸的灵魂……人生,自编自导的戏,我们集编剧、导演和主演于一身。编剧时要量身定做,贴身打造,要合身,不然导不好,也演不好,岂但失去精彩,甚至失去自我。这幕特别的戏,摄像机是眼睛,别人的眼睛和自己的眼睛。存储器是大脑,别人的大脑和自己的大脑。    人生的戏不能彩排。每一个分镜头的演出,都是第一次,也是最后一次。演好演坏,只有一次机遇!每个细节都必需当真看待,每个镜头都必须好好掌握。    人生的戏不能删减。漫长的剧情,快人快语的剧情,不能剪贴成精编版,更不能删减成典藏版。让每一出戏显得清洁利索,让每一出小戏都成为超短裙,人生的戏就能浮现出精彩!人生的戏不能嫁接,体现的是实在和原汁原味。别人的戏无论有多精彩,你也无奈嫁接到你的剧情中,成为你的精彩。该我们演的戏份,一定要演,必定要演好。演了,记忆的胶片上才有影像,演了什么,就有什么。演得好了,才出彩。    不自己出演的戏,就不关你的事。任何一处要害的或者不症结的局部,缺席了,就无法补充,只能成为永恒的遗憾。    人生没有假戏,所有都是真的:人物是真的,道具是真的,剧中的一切都是真的。剧中人物与演员合二为一,角色的运气就是演员的命运,演员必须为自己的表演负起义务。    我们都应当珍视这场戏,尽力当好编剧、导演跟演员,尽量让它出色、完善。这,很可能是我们留给暮年独一的精力财产。年青时花招演好了,回想便很美,咱们演好每一出戏,就是对本人的老年负责。    暮年,当我们只剩下回忆时,那些曾经演出的内容,一幕一幕,一场一场,或清楚,或含混,都会在日渐缓慢的脑海中重复演出。打造好当下的每一出戏,便是为老年追加幸福指数。那时,我们手里,或者端着一杯幽香扑鼻的绿茶,或者拿着一卷古色古香的书。在夕阳下的躺椅上,微闭着眼睛,缓缓观赏自己的角色,品读自己的编剧才能,评判自己的导演水温和演出技能,浏览种种人生况味……也许,我们会对自己演出的一出精彩绝伦的戏莫名高兴,对一出逢凶化吉的戏感叹万千,对一出情真意切的戏热血贲张,对一出蹩脚的戏懊悔不已,为丑陋和不光荣的戏暗自惭愧、满怀自责……每个角色都不要以为自己了不起,由于再巨大的演员终极也得谢幕。每个人,都只是社会大舞台上的一个小角色,最终会被新生力气超出、代替,匆匆淡出人们的视线。    我们演绎过的形象,不会在霎时和性命一起消失。戏中的形象,比生命自身更久长,更有生命力。很多年从前了,我们表演的角色,或者,还会在别人的脑海里闪现,被别人品评!

有一种戏剧叫人生